怀林

一只医学狗。喜欢画画,不太会原创,常常临摹。声控一只。BGBLGL都吃。想养狗。

白起+白血球=白起血球(bushi)

白哥嫁我_(:зゝ∠)_

【韩张】要了解一下我的口腔状况吗?

刑警韩x牙医张(一句话肖戴)
第一次写韩张,可能会有一点ooc,希望大家能多包涵_(:зゝ∠)_
1.
韩文清,一米八几的山东汉子,斗得了罪犯打得了蟑螂的堂堂刑警队长,一张威严冷峻的钱包脸逼退无数犯罪分子和烂桃花,却有着一份不为人知的恐惧——害怕牙医。
这种害怕细算来应该是童年阴影。在他的钱包脸带着未退的婴儿肥还显得有几分软萌的时候,一个牙医一边笑的眯眯眼一边毫不留情的拔掉了他的虫牙,留下一张肿了好几天的脸和一颗看见牙医就发怵的心。这也就是他牙疼到一吃东西就倒抽冷气还不愿意看牙医的原因。然而老话说的好,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被要了好几回命的韩文清终于乖乖躺在了口腔内科的治疗椅上,脸因为牙疼又黑了好几度。手拿器械的实习医生一个哆嗦,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畏手畏脚地清理龋坏的牙齿。
或许是实习生比较谨慎,又或许是女医生比较温柔,总之清理的过程还算让人舒服,有点小刺痛也还在韩文清的承受范围内。慢慢的,他开始放松下来,脸上终于有了些柔和的线条,甚至开始思考犯罪分子会不会拿口腔探针做凶器。这时,实习生停下仪器抬起头,见到救世主一样的小声喊道:“哎哎,新杰!学霸!学神!!来帮我看看这次清的怎么样!”
一阵窸窸窣窣从韩文清的耳旁划过,紧接着他看到一个男医生的脸。他的脸大部分被口罩遮住,但仍透出一股清秀的气质,一双眼睛透着认真严谨的劲儿,无意间与韩文清有了一秒的对视。还大张着嘴的韩文清有些木愣愣地想:这小医生的眼睛挺好看的。
“还不错,比上次有进步。”
嗯,声音也好听,口罩也盖不住的清泠又沉稳。
“不过还是弄得不够彻底,你看这里……”
还是个医生,想来他应该挺温柔的,不错。
…… ……我(文明)靠!!!
韩文清猛地抽了一口气,死死地攥紧了拳头,内心一排大字飞过:我为什么会傻不拉唧的有这种疑问,口腔探针他娘的就是个凶器!!!
“疼吗?先起来漱漱口吧。”小医生眨了眨眼,问道,“要不要打麻药?”
“不、不用了……”韩文清放下漱口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个小医生面前特别想逞强,展现出自己无畏的一面,或许是警察当久了的职业病吧。
“那你要忍着点,你这颗牙龋坏的比较厉害,到了牙神经了。疼的话就举手示意我一下。别硬撑着,疼一定要说,好吗?”小医生熟练地交代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韩文清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心想,他对每一个病人应该都是这么说的吧。
呲哇呲哇的仪器声里,韩文清硬是撑着一次都没举手。实在是疼了,就偷偷瞄一眼小医生的眼睛。而那小医生也跟身上按了雷达一样,没有看向韩文清,却每次都能第一时间放轻动作,暂缓一下韩文清的疼痛。怕牙医怕了二十年的韩文清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要是能在这椅子上多躺一会儿也挺好的。
该清的清了,该补得补了,折磨韩文清许久的牙终于老实听话了。小医生摘下口罩,推了推眼镜开始嘱咐:“今天不要用这边的牙吃饭,这几天也注意一下,别吃太刺激太硬的东西。记得好好刷牙……”韩文清拿着自己的报告单,一边不停点头一边盯着小医生看,医嘱没听进多少,只是控制不住的感慨自己果然是个糙汉,这小医生的长相比他想象的要好看多了。
“……差不多就这些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医生您看我哪颗牙还需要再补补?”
话一出口,韩文清自己先愣了一下,突然有种一巴掌扇醒自己的冲动:怎么,补个牙疼的龇牙咧嘴还疼上瘾了吗?
小医生也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不用了,您其他的牙都挺好,没有坏的。”
“哦……”
韩文清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哦”里飘散这一丝丝失落。
“不过……”小医生微低着头推了推眼镜,“我看您有两颗智齿没有拔,要不要拔掉?智齿平常刷牙刷不到,很容易坏,还容易把其他牙挤歪。”
“啊?”
韩文清脑子里闪现过小时候那个笑眯眯的牙医的脸,闪现过反着银光的钳子,闪现过张佳乐拔完智齿后疼到变形的馒头脸,不动声色的咽了咽口水,心一横:“行!那到时候……这儿还来找你吗?你什么时候有空?”
比补牙时还紧张的韩文清没意识到自己的话里若有若无的暧昧,只是等着小医生的回答。小医生眨了眨眼睛,露出比之前更明显的笑容:“拔智齿要去口腔颌面外科,这里是口腔内科。”
看着韩文清脸上一瞬间冒出来的小失落,小医生莫名觉得有点小计谋得逞的窃喜,接着说:“如果你有空的话,下下周来吧,我正好轮岗到颌面外科。”
“嗯,好!……那个,我叫韩文清。”
“嗯,张新杰。”
2.
几天过后,韩文清收拾了一下办公桌,拿起钥匙准备走人,一旁的张佳乐突然冒了出来:“哎老韩,我听说你今天下午请假,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就是去看个牙医。”
“啥?看牙……你不是对看牙有心理阴影的吗?”张佳乐一脸懵。
“好好干你的活,那么多废话。”韩文清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门,留下张佳乐一脸被雷劈了一样的坐在那。张佳乐一把扯过林敬言:“老林,刚刚那个钱包脸是不是笑了?!还有他居然这么积极主动去看牙?!你快掐你自己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林敬言无语,在心里默默地说要掐掐你自己。不过……
“乐啊,老韩说的不是看牙,是看牙医。”情场老手林老师推了推眼镜。

韩文清拍了个牙片后,进了口腔颌面外科的科室,扫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小张医生。另一个医生走过来问道:“先生,您是来看牙的?”
“是……不,不是,我是来找……”
“找我吗?”
那个在韩文清脑子里转了许久的声音终于又一次真切地在他身边响了起来。张新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微微笑着说:“我看到放射科那里传过来的片子就知道你来了。”
“是吗?”韩文清脸有些不明显的红。
“嗯,我早就记住你的牙长什么样了。来吧,我们去那边……韩先生?”
“……哦!好!”
韩文清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跟上张新杰的脚步,心里开始忐忑不安又有点雀跃。记住了我的牙……这是对我特别关注吗?
“张医生,这次又要麻烦你了。”韩文清在治疗椅上躺下,眼睛却没离开过准备器械的张新杰。张新杰没有看他,却轻轻的说:“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新杰就好。”
“嗯,新杰……”
“这次会比较疼,还是给你打麻药吧。”
“不用了,我能……”
“打麻药吧。”张新杰终于看向他,手里拿着锃光瓦亮的大牙钳朝他晃了晃,“这个是钳子,认得吧?用它把你的牙从牙龈里扯出来,而且智齿一般有三四个牙根,得下狠劲儿才能拔掉,拔完之后还得缝合创口,就是拿针把你牙龈上的肉一针两个窟窿地缝起来,还有……”
“……我现在反悔回家还来及吗?”
“不行,我看了你的片子,你的智齿已经长歪了,而且有坏的迹象。”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出寒光,“如果不想疼几个月的话,就先忍过这一阵吧。放心,乖乖打了麻药就不疼了。”
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乖乖地打了麻药张大嘴躺下。
这一天,被美色蒙蔽的韩文清终于回想起被牙科医生支配的恐惧。

“好了,起来吧,咬住棉球先别松。”
张新杰淡定的收工,淡定的整理着钳子镊子和浸满血的棉球,淡定的问:“要给你的牙拍一张发朋友圈吗?我给你摆好了。”
“不用了……”韩文清看着摆的整整齐齐绝对对称的两颗牙,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唔噜唔噜含混不清地回答着。说实话,有了麻药帮忙其实并不是很疼,而且张新杰技术很好,很快就拔完了。只不过童年阴影还是在发挥余威,折腾的韩文清好一会儿恍惚。缓了一会儿后,韩文清幽幽地说:“我真佩服你……拔起牙来的手劲儿不比我们干刑警的差。”
“你是警察?”张新杰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说,“那,你平常工作时小心点,别太逞强。”
“谁说我逞强了?”韩文清肿着脸笑了。
“是谁补牙的时候疼的不行还死撑着不说不愿意打麻药?”张新杰抱着胳膊,“别以为上次我没看见。你一疼就盯着我,以为我没发现吗?”
“我那是,总觉得麻药打多了,会变迟钝……”韩文清被人戳穿了偷看的秘密,很没底气地嘟哝着。张新杰看着他,不自觉得笑了起来,觉得这一米八的大个子露出这样的表情实在有点可爱,用那些女同学们的话来说就叫……反差萌?
“麻烦了你两次,要不,一起吃个饭?”
看着张新杰的笑,韩文清觉得自己心里有了些奇怪又奇妙的感觉,一句邀请就这么没经脑子的蹦了出来,出了口有后悔,这样是不是有点唐突?真是大意了……
还没等韩文清自我批评完,就听见那个声音带着笑意响起了:“好啊,正好我还有很多注意事项没告诉你,要听听吗?”
3.
“新杰,听说你这朵高岭之花终于恋爱了?”喻文州的眼睛里尽是掩饰不住的熊熊八卦之火。
张新杰一个愣神,手底下写错了一个字:“你听谁说的?”
“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否认?!”肖时钦也不嫌事儿大地凑了过来,“难道妍琦说的是真的?”
“小戴说什么了?”张新杰努力表现的很镇定,划去错字开始继续写。
“她说她去口外见习的时候看见你对着一个病人笑得特别开心,连话都比平常多。还有,”肖时钦想了想,补充道,“她还说那个病人看你的眼神很特别,就跟我当年追她时的眼神似的。”
张新杰的笔尖又是一卡,好吧,又写错一个字,好想把这一页撕了重写。喻文州略带嫌弃瞥了一眼肖时钦:“肖爱卿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说好的和朕一起关心张爱卿的感情生活呢,谁要听你在这儿撒狗粮。”然后他一把抽走张新杰的笔,继续八卦道:“少天说他三次看见你和一个男人一起吃饭了,两次碰上你们一起晨跑,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他是你三伯四叔七舅姥爷。”
张新杰手里没了笔,只好拿起橡皮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转,大脑已经开始神游:他现在和韩文清算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常常一起约饭锻炼,正常啊,这些事好哥们也会陪他做。他会忍不住找一些话题想多聊一会儿,比如建议韩文清去洗个牙,也正常啊,口腔医生的职业病,早晚都会有的。看到韩文清工作时受些小伤他会忍不住心疼,更正常啊,医者仁心,牙医也是医啊。
但这些正常,碰上韩文清这个人,似乎就开始不太正常了。
有过韩文清的陪伴,就算有其他人一起约饭锻炼,还是会有一点淡淡的孤单感;在其他人面前,他这个实习生的职业病似乎没这么早熟;别人的伤痛也会让他心疼,但不会像韩文清的伤一样总是让他记挂担心。
完了,这是栽了啊。
得出这个结论的张新杰开始皱眉头。而半天没等到张新杰反应的喻文州肖时钦面面相觑,眼神对视中传达着同样的震惊:我的个七舅姥爷,这八卦是真的啊?!
在喻肖二人还在消化事实的时候,张新杰突然站了起来,吓得两人一个哆嗦:“对了,我今晚还有约,先走了。”

韩文清在街灯下慢慢地走着,脑袋里还飘着张佳乐那张“哪家的好白菜就这么被拱了”的震惊八卦脸和林敬言对他这个情史一片惨白的可怜人的谆谆教诲。
还有新杰,各种各样的新杰,带着口罩眨眼的新杰,镜片反光给他拔智齿的新杰,对着他笑的新杰,因为他的伤而担心的新杰……
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他了吧。一有机会就想约他一起吃饭,就算他吃饭时一句话都不说也不觉得无聊。努力找出自己各种现有的潜在的牙口问题,像攒什么好东西一样一个一个地拿去请教他。受了伤,想看看他会不会为自己担心,真的担心起来又自责不该让他担心……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上次去医院接新杰的时候,听见有好几个小护士聚在一起对新杰犯花痴。这样不行。要不,今晚就告诉他?不,有点唐突,还是……
“干什么!放开!……唔……”
正当韩文清皱眉思考的时候,突然听见前面的小巷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韩文清猛地警戒起来,飞快冲了进去。只见一把匕首在暗夜里闪着光,似乎是在抢劫。借着微弱的灯光,韩文清瞅准时机,猛地打落了匕首又把那不知好歹的小混混一拳揍翻在地。收好地上的管制刀具,韩文清才看向另一个靠着墙喘粗气的人:“你没事吧……新杰?是你?”
张新杰抬起头,也是一脸意外:“文清?”
“你怎么样!没受伤吧?!”韩文清急忙跨过去扶住他的肩,上上下下检查了半天。张新杰抹了把汗,笑了:“没事儿,就是你叫我的那几招擒拿我还学得不到家,真打起来不太会用……小心!”
那个小混混不知什么时候又站了起来,不甘心似的举着拳头又朝韩文清背后冲过来。韩文清反应极快,立刻转身补了一拳,张新杰也飞速掏出个什么东西,正扎在那小混混的大腿上。还没等那声哀嚎出口,韩文清就一挥拳头彻底把人揍晕了。
“没事吧?!”韩文清一阵后怕,又惊又怒的吼了一声,“我自己能应付的,你掺和什么?!”
“……我是想帮你。”张新杰抬起头,一双眼睛闪着光,直视着韩文清,“我想帮你,和你在一起,不论什么情况,我都想在你身边,你明白吗?”
他紧紧攥着衣角,等待着韩文清的回答,然而韩文清愣在了那里,许久都没有回应。他松开手,慢慢移开视线,小声地说:“……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还去吃饭吗?”
“新杰。看着我。”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重新看向韩文清,意外的发现那双眼睛里也闪着光。
“新杰,要深入了解一下我的口腔状况吗?”
“额?……什么?”
还没等张新杰反应过来,韩文清就扣住了他的后脑勺,用实际行动让张新杰明白了他的意思。
一个深吻。
END





彩蛋
1.
“新杰,下次还是不要这么冒险了,保护你的事交给我就行。……话说,你往哪个混蛋身上扎的是什么?”
“没什么,口腔探针而已。”
“……”
所以口腔探针真的是个凶器啊!

2.
张新杰带着韩文清回了家。
“文清,这是我爸,和我一样也是个口腔医生。”
韩文清看着面前这位有点眼熟的笑得眯眯眼的张医生,背后刷地冒出一排冷汗。
————————————————————————
因为我是口腔医学生,之前去预见习的时候就有了这个脑洞,然而一直没有时间写,现在终于了却一桩心愿了2333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发张线稿证明我被社会实践还有学生会的工作轮番摧残之后还活着_(:зゝ∠)_

@蒋昭 的展喵(=^o^=)
谢谢你对我这个行踪飘忽不定时常消失的医学狗的关注,希望你能喜欢(灬°ω°灬)
顺便嚎一句,展大人真的好!!!

要开始考试了,是时候卸乐乎了QAQ
等我考完,又是一条有时间画画看文的好汉 ̄へ ̄

我真的是个贪心却还挺幸运的人
教我成长的亲人,陪我长大的朋友,给我力量的偶像,向我微笑的陌生人,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现实的,虚拟的,朝夕相处的,从未谋面的,可以再相逢的,只能去怀念的,一切一切所有所有美好的,想对你们说,520❤

学弟让我给他画头像,我就稍微皮了那么一下,结果他真的拿最后一张当了头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天就要去漫展看到边江大大了,给边大爷比心心!!!

同学穿汉服拍了一套美上天的照片!!!手痒照着她画了一张 (*≧▽≦)